燕麟終於自長眠中悠悠轉醒。



  這是舉國上下的大好消息!然而燕麟醒來以後,顯得很迷糊,除了親信大臣阿卡蘭以外誰都認不得,他就是對阿卡蘭的態度也很奇怪。


  明明阿卡蘭一直以來都陪在他的身邊,他卻劈頭就問:「阿卡蘭,你人怎麼還沒回薩稔國呢?你不該在這啊。」眾人聽了只覺得奇怪,薩稔國?有這個地名嗎?


  阿卡蘭耐心安撫大家:「國王?話清楚得很,沒?沒?!他只是需要點時間清醒。」隨即拉著燕麟離開,「吾皇對宮裡一切的事情都不記得了嗎?請讓微臣帶您在宮裡四處走走。」


  兩人走過一道又一道長廊,大理石的地板以及柱子光華得能折射陽光,牆上掛了多張多采的精緻大織錦。路過的大臣們全都躬身向燕麟與阿卡蘭行禮,這裡的人全部都頭包白巾,身穿?大的袍子,儘管房屋?部與蘇葉神殿有些相像,氣氛卻完全不同,倒是有點像易華的祖國宓憐國。


  這座皇宮真是越走越大,花園裡有噴水的金大象,白色的牆壁上有?色的花樣玻璃窗,仰頭一看天花板上全是絢麗的幾何植物圖騰,還有金翅六翼天使吹號角的圖像常在不為人知的牆角出現。


  雖然窗外是一大片?草,在?草之外的範圍卻是一大片白沙,金色洋蔥頂的建築物整齊林立在宮牆之外,嘈雜的人聲自外頭的市集傳來。


  阿卡蘭告訴燕麟,這裡的王室並不叨擾人民的生活,而人民生?富庶,自給自足,並不需要與別的國家?生聯繫,王室愛護人民,人民也愛戴王室,國家安定又和諧,是與世無爭的世外桃源。


  燕麟對這個國家有些好感,拉緊了阿卡蘭的臂彎,如朗星的一對紫色雙眸直?著他。阿卡蘭好像在安撫小孩一般,按了按燕麟頭髮蓬鬆的頭頂。


  燕麟按捺不住好奇心,忍不住問:「阿卡蘭,我從來沒有來過這裡啊,你告訴我,這裡是哪裡呢?」


  這個問題讓阿卡蘭一怔,「國王陛下,吾皇,這裡是皇宮啊……」他神色不大好,緩緩地回道:「這是您的家。」


  「怎麼可能?我根本就沒有家啊。阿卡蘭,你跟我不都是孤兒嗎?」


  燕麟咕?著,?眉豎目地看著阿卡蘭,「你跟我不是最好的朋友嗎?為什麼忽然想作弄我?」


  他走離阿卡蘭,四處張望,「對了,從我一張開眼到現在,除了你以外,都沒有看到認識的人,一定是因為這裡是奇怪的地方??阿卡蘭!我?了,我不會跟你一起回來,為什麼你還是把我帶到奇怪的地方?」


  聞言,阿卡蘭雙眼濕潤,但他想辦法壓下濃厚的?意??眼前這麼一位神情動作都異常幼稚的人,就是他少年進宮,服侍至今的國王嗎?


  在他心目中,國王少年時期意氣風發,中年則是英明神武,即使年過不惑,仍然丰姿出采。他是深信國王總有一天會回轉,才繼續死守在他身邊,否則這個宓憐國的興亡,若是國王換了人,還有這麼重要嗎?


  然而,現在卻成了這個樣子??無知的眼神,笨拙的口氣……


  燕麟的國王形象,他英明神武的神話形象,終於在三年後,於阿卡蘭的心中碎成了一片片,再也拼不回來。


  燕麟方回身,餘光一瞥忽然注意到阿卡蘭頸上的寶石項?,立刻衝上去,「這是,易華的祖母?!原來祖母?從來都沒有摔碎過,一直都是阿卡蘭你在保護。謝謝你,這樣一來我就有機會跟易華?話了!」


  阿卡蘭聽著覺得很奇怪,一陣苦笑。「你想再見到易華嗎?那…你到床上躺好吧。你這麼喜歡項?,我就把項?送給你。好好入睡,易華就會去看你啦。」


  「對、對!」燕麟雀躍地贊同:「阿卡蘭不只會煮飯,還好聰明!」


  「……」臣什麼時候變得會料理了?依然苦笑。


  一旁的婢女則是竊竊私語道:「什麼祖母??那明明是顆藍寶石啊,國王果真是睡?了,不行囉。」


此頁拍手數:2 / 總拍手數:22394

發送拍手留言

※最多可輸入1000個字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