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這張圖不是我畫的喔)


先感謝繪者,
不過這圖的繪者還真是一時找不到惹= =







  但是,安逸的日子僅僅持續了一年。來自亞洲的民族,柔然人,開始侵擾國土邊境。忍俊已久,法蘭克王國的國王終於出兵。對此,柔然人向鄰近的拜占庭帝國尋求協助。拜占庭帝國當時掌政的,是一名為求政權,不惜囚禁親兒的冷酷女王。她藉口領土重複問題以及幫助柔然人,對敵視已久的法蘭克王國揮兵西下。更大的戰爭從而爆發。王國上下,幾乎?個公國的騎士都被?召。



  「我也要去!」


  華利斯已經穿戴整身盔甲,面罩也已經放下,就連座騎都特別裝上了護甲。他騎上馬,率領整個莊園中的成年騎士浩浩蕩蕩地往城門行進,里歐卻阻擋在華利斯的馬前,不肯退讓。照理來?,華利斯的馬,莉莉,可以繞過里歐繼續前行,但里歐時常去照顧莉莉,與莉莉素來熟稔,現在就算是華利斯也無法操控牠了,只有讓整個隊伍因此停滯的份兒。


  「里歐,你的年紀太輕,學的東西還不?多。你不該去送命。」華利斯的口氣冷酷,眼底卻盡藏不捨。可是他以嚴峻如峭壁的眼神,還有冰冷的鐵面罩掩蓋這一切。


  「…華利斯,不要阻擋我!我也想為國家、為神聖的國王、為我們的神一戰!」里歐也不肯退讓。他十分堅決,氣勢不輸給華利斯。


  華利斯有些苦惱。他還在想自己該怎麼去規勸里歐,後者就接著?了:「華利斯…我、我想待在你的身邊!」


  ??你究竟是為了國家、為了神,還是……為了我?我真希望答案是……


  「……」華利斯啞口。他緊繃的眼角掉出?來,於是他低著頭,不想讓任何人??尤其是里歐??看見自己認為相當羞恥、不該流下的?水。


  「華利斯,」爵士開口:「既然里歐有決心,就讓他去吧。你不正缺個侍從?他能幫助你??你向前方放心攻去,而你脆弱的背後就交給你的侍童拼命守護。我認為里歐是不二人選,不論他的年齡,他也?努力、?資格了。」


  聞言,華利斯思量許久。他怕里歐在無情戰場上馬革裹屍,他卻也想和里歐在一起、不想放下里歐獨自一人生活,甚至是忍受華利斯自己曾經受過的孤寂所折磨。最終??在爵士好言下,華利斯點頭了。他讓里歐去收拾行李,然後如往常地坐上他的後座。




  在對峙的戰場上,雙方持著畫有十字架的盾牌,或高舉繪有十字的軍旗,呼喊的,卻是截然不同的教義。


  簡直無意義的戰爭,持續了四年。


  期間,盎格魯.撒克遜人趁隙動亂。東邊的戰況正吃緊,許多熱血奮戰的騎士卻在戰情急迫之時,被抽調為平定?亂所需的兵力。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??更慘的是,看見撒克遜人的反動,前幾年才被壓制下來,尤其被迫改信基督教的斯堪地那維亞也蠢蠢欲動著。眼見蠟燭三頭燒,位在教廷的教宗甚至允許國王發動《神之戰爭》。這些年來是整個王國有史以來最慘、最?暗的時期,文藝、經濟、?史、民生被破壞殆盡,整個西洋都動盪著,沒有一日寧靜。


  「將軍百戰死,將士十年歸」,華利斯得以回國時,早已二十五,卻沒有壯年男子該有的凌人氣勢,也許是早已被戰場鮮血盡數洗去了;同樣地,爵士心力交瘁,一向愛好整齊的他,下巴竟然蓄滿了鬚鬢,眼神也失去了光芒。早年就已?盡風霜,逐漸年邁的他,更是不堪如此激烈的戰爭。



此頁拍手數:2 / 總拍手數:22484

發送拍手留言

※最多可輸入1000個字元